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观海新闻客户端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圆桌话题|如何顺利“剪”除“大树的烦恼”

©原创 2021-05-12 07:48

青岛日报2021年5月12日第14版


大树需修剪,居民“跑断腿”问题一直无解;基层想尽责,却资源缺乏执行无力——

如何顺利“剪”除“大树的烦恼”



■鞍山二路74号居民院内的大树遮光严重。

■大尧二路上一棵雪松歪倒,存安全隐患。

■永定路21号枯死的老树一直未移除。


记者探访


现场一

绿树成荫遮挡阳光

居民难享“采光权”

“鞍山二路74号居民院内的大树有六七层楼高,到了夏天遮光严重。我家住在4楼,每天家里的日照时间还不到1个小时,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但找了有关部门好多次,问题都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近日,观海网友UPbqMV在观海新闻客户端“直通12345”平台上留言,反映他的“大树烦恼”。

日前,记者来到鞍山二路74号居民小区实地探访,发现小区虽然不大,但绿化非常好,高大的树木多达七八棵。观海网友所反映的大树位于小区西侧。记者看到,这是一棵20多米高的梧桐树,距离北侧居民楼不到10米。“这棵树实在太高了,比5层居民楼还要高出两层,树荫完全遮住了我家窗户。”观海网友UPbqMV说,“现在大树刚长出枝叶,还不太茂盛,但已经开始影响采光了。到了夏天,家里光照时间不到1个小时,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观海网友UPbqMV表示,她曾多次向辖区街道办事处和市北区城市管理局绿化管理部门反映,但挡光问题一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随后,记者联系到四方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解释说,他们去年曾联系专业的园林绿化人员,为小区大树剪过枝。就大树目前仍然挡光问题,“需向专业人员咨询后第二天答复。”但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未接到相关回复。

现场二:

大树倾斜压弯电线

10万挪树费无着落

“我们小区有棵雪松倾斜严重,树冠与附近的多根架空电线缠绕在一起。居民担心树枝会压断电线导致短路起火,就反映给相关部门。但部门回复说,经费不够,没法处理。”近日,家住市南区大尧二路15号的李女士向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

4月29日,记者在大尧二路看到了这棵向围墙倾斜的雪松,树高约5米,树干直径约有20厘米,已经与地面形成了约45度的夹角。由于树叶生长得十分茂密,与架在空中的电线“缠绵”在一起,部分树枝已将多根电线压弯了,存在安全隐患。

“大尧二路周围有多所学校,每天有不少学生从树下经过。我们担心树木继续倾斜,树枝将电线扯断,发生短路起火。”李女士担忧地说。

李女士曾多次向小区物业、市12345政务服务便民热线反映这一问题,但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随后,记者联系了金门路街道办事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存在安全隐患的树木,街道可以向职能部门申请办理迁移,也可以向绿化公司雇专业人员,租用吊车等专业设备进行迁移,但目前的问题是资金不足。“根据专业人士的估算,移除这棵树至少需要10万元,目前街道办事处根本没有足够资金。”工作人员回复。

“一句‘街道没钱’,难道就能完全推卸掉监管的责任吗?一旦发生危险,后悔可就晚了。”李女士有些无奈。

话题探讨

点题

居民投诉无人“接招”

基层绿化管理存短板

城市绿化不仅对改善城市生态和景观环境具有重要作用,更与城市居民幸福生活息息相关。据市园林和林业局数据显示,至2020年底,我市建成区园林绿地面积达到3.6万公顷,建成区绿地率37.89%,绿化覆盖率41.76%,青岛的绿化水平近年来日益增长。但当人们享受着大树带来的夏日阴凉和清新空气时,枝叶茂密的大树带来的各种“绿色烦恼”也随之而来。

记者了解到,截至2021年4月21日,市12345政务服务便民热线今年共收到关于园林绿化方面的投诉、建议3586条,办理单位涉及各市园林和林业局、市城市管理局、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等部门及各区(市)。市民投诉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大树枝繁叶茂阻挡阳光、大树倾斜存在安全隐患、大树枯死或存在病虫害无人管理等方面。

据悉,2012年1月1日,我市就正式实施了《青岛市城市绿化条例》,其中,对我市城市规划区和各县级市城市规划区内城市绿化的规划、建设、保护和管理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但记者在采访中却发现,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由于基层绿化管护工作的诸多短板,有些市民投诉的问题没有部门“接招”,有些问题职能部门虽然有所回应,但却因各种原因最终解决不了,导致市民对同一问题反复投诉,解决无望,造成了不少“大树的烦恼”。因此,如何切中要害、找到出路,实现基层养护管理的精细化管理和绣花式养护,真正满足市民对美好生态环境的需求,成为城市综合治理的重要一环。

破题

1

绿化权责衔接不畅 市民质疑部门“踢皮球”

“我家门口的大树究竟应该归谁管?我向街道投诉,他们让我找园林部门,我向园林部门投诉,又让我回去找街道。”采访中,杜女士的疑惑,也是许多遭遇“大树烦恼”的市民的心声:搞不清楚管理单位,被多个部门来回“踢皮球”。

就绿化权责划分问题,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员向记者解释说,《青岛市城市绿化条例》对城市绿地养护责任有明确的划分,实行物业管理的居住区绿地,由业主或者业主委托的物业服务企业养护,未实行物业管理的由街道办事处负责。市园林和林业局负责全市的城市绿化工作,各区市的园林绿化工作实行属地管理,由各区(市)城市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负责。街道办事处负责园林绿化管理工作的是城市管理相关科室。“这些具体负责的科室与市园林和林业局之间并没有直接领导关系。市园林和林业局对各区市的园林绿化各项工作负有指导、监督职责。”他说。

他进一步向记者说明,市民因树木存在安全隐患、影响通风采光以及飞絮影响生活要求迁移、砍伐树木,根据职能分工由市、区(市)行政审批部门负责审批,市民投诉占绿毁绿行为应由综合行政执法部门负责查处。

记者了解到,按照正常受理程序,接到市民反映的各类城市园林绿化问题后,无论是园林和林业部门,还是辖区街道,都应坚持首问负责制,第一时间协调相关属地责任部门进行落实处理,对于部分诉求还应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联系诉求人。但在实际工作中,有些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接到市民诉求后,由于对城市绿化权责划分规定存在误解,或街道办事处缺乏解决市民诉求的能力,将问题简单推给区(市)园林绿化主管部门,导致市民诉求得不到第一时间处理,市民意见大,从而让市民产生了多部门互相推诿的疑虑。

2

各类绿化资源缺位 基层管理养护乏力

城市绿化管理的重点在基层,难点也在基层。但由于基层各类绿化资源缺位,导致基层绿化管理养护无法真正到位。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各种原因,部分街道办事处根本没有设置专门的绿化机构。以市北区四方街道办事处为例,绿化工作的职责被分在街道办事处的城市管理办公室,该办公室除了负责绿化工作外,还要负责统筹辖区内市容市貌、环境卫生工作,并组织开展爱国卫生运动,配合有关部门做好市政、物业管理、人民防空等工作。此外,还要参与辖区重大项目和公共服务设施布局,负责权限范围内街道规划建设、监督管理及环境保护等相关工作。城市绿化管理工作只是其日常工作的很小一部分。当记者向该城市管理办公室咨询绿化管理相关问题时,工作人员表示,办公室目前至少还有50多条市民的投诉建议等待处理,同时处理这么多问题,让他们难以应付。

由于一部门肩负多项职能,加之各种资源匮乏,致使基层城市绿化管理养护面临很大难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坦言,基层绿化管理工作,可以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来总结。关于绿化管理,街道办事处接到的市民投诉是最多的,也是最复杂的,可是因为大部分街道根本就没有配备专业的园林技术人员和专业设备,所以只能向区里的专业园林绿化公司“借力”,但必须支付一定费用。而目前街道上大多缺乏城市绿化养护专项资金,导致工作开展起来有心无力。

“各区市都配备了专业的园林绿化企业,按说技术人员和专业设备都可以下沉到街道办事处乃至社区,但真正的难点就在资金匮乏上。以迁移一棵老树为例,其成本有时高达数万元,街道办事处经费有限,根本就负担不起这笔费用。”这名工作人员说。

遭遇同样困扰的还有小区物业公司,一般来说,其绿化管理经费来自业主交的物业管理费。由于资金有限,同样存在因绿化管理经费不足而导致的技术人员、专业设备无法到位等难题。

记者从市园林和林业局获悉,为了破解基层绿化养护难题,市北区和李沧区已经开始了一些初步探索。他们从区财政中预留部分资金,用于基层树木的病虫害防治,同时用于帮助街道办事处处理“问题树木”。但遗憾的是,目前这种做法仅在部分区域小试牛刀,并未在我市全面铺开,受益面较小。而且,受资金有限的制约,即使这些“试点”区域,仍有大量“问题树木”难以“根治”。

此外,采访中,还有不少专业人士提出,由于目前新建小区园林规划审核过松,也会进一步加重未来基层绿化管护的难度。“现在出问题的大树主要集中在老小区,但由于很多新建小区缺乏科学设计规划,也为未来的基层管护埋下了隐忧。”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员说,“随着‘放管服’改革的深化,为了优化营商环境,‘园林绿化方案审批(审查)章’和‘园林绿化工程竣工备案章’这两枚‘绿色图章’被取消了,新建小区的绿化设计方案无需园林部门审核。一些开发商将四季常青的树木栽种在居民采光窗前,还有一些开发商种植树木距离墙体过近,未来都可能会出现挡光、歪斜、挤压墙体等问题,不但增加了后期维护成本,还为未来的基层园林管护留下隐患。”

解题

市民诉求“一窗受理”“一管到底”

市政协常委、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建筑系教授邓庆尧表示,帮助市民解决“绿色的烦恼”需要解决统一管理难、部门协调难的问题。“这就需要各部门制定更精细化的流程和方案,让部门之间的沟通更顺畅。无论城市绿化管理涉及的部门有多少,对居民的诉求应该统一窗口,一管到底。”他说。

邓庆尧建议,区(市)两级城市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与街道办事处应加强沟通,尽快建立有效的内部协调机制。此外,接到市民投诉的部门要切实落实首问负责制,做到“一管到底”,把市民的投诉信息更多地在系统内部流转,而不是指挥市民辗转多部门去反映问题。具体负责解决问题的基层管理单位不仅要在初期对市民的诉求及时回应,在办理过程中,也要主动与市民联系,及时告知事情办理进度,让市民安心放心。

就如何破解新建小区绿化规划隐忧问题,市人大代表、青岛新都市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山东省工程勘察设计大师李成基表示,放管服不等于监管缺位,建议市城市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关口前移”,依据管理条例严把新建居住区园林绿化规划设计监管这一关,为小区绿化“治未病”。“相关职能部门可以自己组织或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对园林绿化设计开展审图,从源头上把控居住区绿地率指标和规划建设标准,依据相关标准、导则对建设项目的绿地率、植物配置及与市政道路绿化景观布局的合理性等进行审查。施工过程中要加强绿化工程建设监督,确保设计意图有效落地,避免随意改变。在竣工验收环节,相关职能部门要严格把关,在绿地率和绿化工程品质上下功夫,对不按规划进行绿化建设的、绿地率不达标的不予验收通过。”他建议。

设立绿化专项资金

赋能基层绿化养护

“在对城市绿化工程的资金支持上,相关部门必须首先改正‘重建设,轻养护’的错误认识。‘三分种植,七分养护’,绿化种植完成后,绿化效果的体现完全靠后期的养护与资金投入,各区市和街道办事处能用于绿化的经费非常有限,小区树木难以获得精细化、专业化的管理,不仅达不到预期的景观效果和生态效益,还会给周围居民带来‘绿色的烦恼’。”邓庆尧说,

“社区绿化养护管理责任在基层,但资金支持不能全靠基层,我市应该尽快设立城市绿化基层养护专项资金,专门用于群众反映强烈,但街道办事处没有能力处理的‘问题树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让各区(市)专业的园林绿化人员和设备下沉到基层,为基层绿化管理与养护工作赋能。”

还有业内人士建议,我市应学习上海市的先进经验,解决社区绿化管理专业人员缺乏、绿化管理薄弱的专业难题。据悉,上海市2020年在街道(镇)试点建立社区园艺师制度,甄选从事园林绿化工作5年以上的专业技术人员每周到社区提供专业指导,在社区绿地日常养护、绿地微调整、群众绿化方面给出专业性意见,有效解决了基层绿化养护的专业难题。

记者从市园林和林业局获悉,我市的社区园艺师制度也将在近期试点,为城市绿化专业管理下沉到社区提供技术保障和指导服务。

话题辣评

本期辣评嘉宾: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 贾西津

“绿色的烦恼”,看似是大树与居民生活之间的“小矛盾”,实际上反映了城市治理中的“大问题”,涉及到城市绿化的整体规划、责任划分、城市管理多元利弊如何协调治理、如何产生更好的社区治理模式等多方面的问题。

城市绿化的多头管理模式实行了属地化、专业化分工,但在实践中可能造成职能部门职责边界不清、居民遇到问题不知道找谁、接到投诉信息的部门相互推诿等问题。

城市绿化管理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造成的“绿色的烦恼”实实在在。破解群众办事难必须从制度上寻求长效解决方案。职能部门面向市民的诉求,需要一个非常简单的窗口,像“傻瓜相机”一样,不需要让居民识别谁来负责,而是由职能部门内部进行协调。这种设置的背后其实是政府职能的转变,即从简单的行政区块划分,以政府管理区块为主体,转变为以市民服务的需求为主体。

在基层治理上,大量行政事务性工作重心下移,让街道和社区应接不暇、应接不顺。政府应该提供更多指导性的意见,进行专业知识、经验信息的共享,让基层前期规划的时候可以寻求到指导。此外,可以学习成都、宁波等城市,通过民间组织发展参与式治理模式,加强自身的公共服务职能。

本版文/图 邱 正


0

青岛日报2021年5月12日第14版


大树需修剪,居民“跑断腿”问题一直无解;基层想尽责,却资源缺乏执行无力——

如何顺利“剪”除“大树的烦恼”



■鞍山二路74号居民院内的大树遮光严重。

■大尧二路上一棵雪松歪倒,存安全隐患。

■永定路21号枯死的老树一直未移除。


记者探访


现场一

绿树成荫遮挡阳光

居民难享“采光权”

“鞍山二路74号居民院内的大树有六七层楼高,到了夏天遮光严重。我家住在4楼,每天家里的日照时间还不到1个小时,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但找了有关部门好多次,问题都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近日,观海网友UPbqMV在观海新闻客户端“直通12345”平台上留言,反映他的“大树烦恼”。

日前,记者来到鞍山二路74号居民小区实地探访,发现小区虽然不大,但绿化非常好,高大的树木多达七八棵。观海网友所反映的大树位于小区西侧。记者看到,这是一棵20多米高的梧桐树,距离北侧居民楼不到10米。“这棵树实在太高了,比5层居民楼还要高出两层,树荫完全遮住了我家窗户。”观海网友UPbqMV说,“现在大树刚长出枝叶,还不太茂盛,但已经开始影响采光了。到了夏天,家里光照时间不到1个小时,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观海网友UPbqMV表示,她曾多次向辖区街道办事处和市北区城市管理局绿化管理部门反映,但挡光问题一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随后,记者联系到四方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解释说,他们去年曾联系专业的园林绿化人员,为小区大树剪过枝。就大树目前仍然挡光问题,“需向专业人员咨询后第二天答复。”但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未接到相关回复。

现场二:

大树倾斜压弯电线

10万挪树费无着落

“我们小区有棵雪松倾斜严重,树冠与附近的多根架空电线缠绕在一起。居民担心树枝会压断电线导致短路起火,就反映给相关部门。但部门回复说,经费不够,没法处理。”近日,家住市南区大尧二路15号的李女士向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

4月29日,记者在大尧二路看到了这棵向围墙倾斜的雪松,树高约5米,树干直径约有20厘米,已经与地面形成了约45度的夹角。由于树叶生长得十分茂密,与架在空中的电线“缠绵”在一起,部分树枝已将多根电线压弯了,存在安全隐患。

“大尧二路周围有多所学校,每天有不少学生从树下经过。我们担心树木继续倾斜,树枝将电线扯断,发生短路起火。”李女士担忧地说。

李女士曾多次向小区物业、市12345政务服务便民热线反映这一问题,但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随后,记者联系了金门路街道办事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存在安全隐患的树木,街道可以向职能部门申请办理迁移,也可以向绿化公司雇专业人员,租用吊车等专业设备进行迁移,但目前的问题是资金不足。“根据专业人士的估算,移除这棵树至少需要10万元,目前街道办事处根本没有足够资金。”工作人员回复。

“一句‘街道没钱’,难道就能完全推卸掉监管的责任吗?一旦发生危险,后悔可就晚了。”李女士有些无奈。

话题探讨

点题

居民投诉无人“接招”

基层绿化管理存短板

城市绿化不仅对改善城市生态和景观环境具有重要作用,更与城市居民幸福生活息息相关。据市园林和林业局数据显示,至2020年底,我市建成区园林绿地面积达到3.6万公顷,建成区绿地率37.89%,绿化覆盖率41.76%,青岛的绿化水平近年来日益增长。但当人们享受着大树带来的夏日阴凉和清新空气时,枝叶茂密的大树带来的各种“绿色烦恼”也随之而来。

记者了解到,截至2021年4月21日,市12345政务服务便民热线今年共收到关于园林绿化方面的投诉、建议3586条,办理单位涉及各市园林和林业局、市城市管理局、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等部门及各区(市)。市民投诉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大树枝繁叶茂阻挡阳光、大树倾斜存在安全隐患、大树枯死或存在病虫害无人管理等方面。

据悉,2012年1月1日,我市就正式实施了《青岛市城市绿化条例》,其中,对我市城市规划区和各县级市城市规划区内城市绿化的规划、建设、保护和管理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但记者在采访中却发现,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由于基层绿化管护工作的诸多短板,有些市民投诉的问题没有部门“接招”,有些问题职能部门虽然有所回应,但却因各种原因最终解决不了,导致市民对同一问题反复投诉,解决无望,造成了不少“大树的烦恼”。因此,如何切中要害、找到出路,实现基层养护管理的精细化管理和绣花式养护,真正满足市民对美好生态环境的需求,成为城市综合治理的重要一环。

破题

1

绿化权责衔接不畅 市民质疑部门“踢皮球”

“我家门口的大树究竟应该归谁管?我向街道投诉,他们让我找园林部门,我向园林部门投诉,又让我回去找街道。”采访中,杜女士的疑惑,也是许多遭遇“大树烦恼”的市民的心声:搞不清楚管理单位,被多个部门来回“踢皮球”。

就绿化权责划分问题,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员向记者解释说,《青岛市城市绿化条例》对城市绿地养护责任有明确的划分,实行物业管理的居住区绿地,由业主或者业主委托的物业服务企业养护,未实行物业管理的由街道办事处负责。市园林和林业局负责全市的城市绿化工作,各区市的园林绿化工作实行属地管理,由各区(市)城市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负责。街道办事处负责园林绿化管理工作的是城市管理相关科室。“这些具体负责的科室与市园林和林业局之间并没有直接领导关系。市园林和林业局对各区市的园林绿化各项工作负有指导、监督职责。”他说。

他进一步向记者说明,市民因树木存在安全隐患、影响通风采光以及飞絮影响生活要求迁移、砍伐树木,根据职能分工由市、区(市)行政审批部门负责审批,市民投诉占绿毁绿行为应由综合行政执法部门负责查处。

记者了解到,按照正常受理程序,接到市民反映的各类城市园林绿化问题后,无论是园林和林业部门,还是辖区街道,都应坚持首问负责制,第一时间协调相关属地责任部门进行落实处理,对于部分诉求还应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联系诉求人。但在实际工作中,有些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接到市民诉求后,由于对城市绿化权责划分规定存在误解,或街道办事处缺乏解决市民诉求的能力,将问题简单推给区(市)园林绿化主管部门,导致市民诉求得不到第一时间处理,市民意见大,从而让市民产生了多部门互相推诿的疑虑。

2

各类绿化资源缺位 基层管理养护乏力

城市绿化管理的重点在基层,难点也在基层。但由于基层各类绿化资源缺位,导致基层绿化管理养护无法真正到位。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各种原因,部分街道办事处根本没有设置专门的绿化机构。以市北区四方街道办事处为例,绿化工作的职责被分在街道办事处的城市管理办公室,该办公室除了负责绿化工作外,还要负责统筹辖区内市容市貌、环境卫生工作,并组织开展爱国卫生运动,配合有关部门做好市政、物业管理、人民防空等工作。此外,还要参与辖区重大项目和公共服务设施布局,负责权限范围内街道规划建设、监督管理及环境保护等相关工作。城市绿化管理工作只是其日常工作的很小一部分。当记者向该城市管理办公室咨询绿化管理相关问题时,工作人员表示,办公室目前至少还有50多条市民的投诉建议等待处理,同时处理这么多问题,让他们难以应付。

由于一部门肩负多项职能,加之各种资源匮乏,致使基层城市绿化管理养护面临很大难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坦言,基层绿化管理工作,可以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来总结。关于绿化管理,街道办事处接到的市民投诉是最多的,也是最复杂的,可是因为大部分街道根本就没有配备专业的园林技术人员和专业设备,所以只能向区里的专业园林绿化公司“借力”,但必须支付一定费用。而目前街道上大多缺乏城市绿化养护专项资金,导致工作开展起来有心无力。

“各区市都配备了专业的园林绿化企业,按说技术人员和专业设备都可以下沉到街道办事处乃至社区,但真正的难点就在资金匮乏上。以迁移一棵老树为例,其成本有时高达数万元,街道办事处经费有限,根本就负担不起这笔费用。”这名工作人员说。

遭遇同样困扰的还有小区物业公司,一般来说,其绿化管理经费来自业主交的物业管理费。由于资金有限,同样存在因绿化管理经费不足而导致的技术人员、专业设备无法到位等难题。

记者从市园林和林业局获悉,为了破解基层绿化养护难题,市北区和李沧区已经开始了一些初步探索。他们从区财政中预留部分资金,用于基层树木的病虫害防治,同时用于帮助街道办事处处理“问题树木”。但遗憾的是,目前这种做法仅在部分区域小试牛刀,并未在我市全面铺开,受益面较小。而且,受资金有限的制约,即使这些“试点”区域,仍有大量“问题树木”难以“根治”。

此外,采访中,还有不少专业人士提出,由于目前新建小区园林规划审核过松,也会进一步加重未来基层绿化管护的难度。“现在出问题的大树主要集中在老小区,但由于很多新建小区缺乏科学设计规划,也为未来的基层管护埋下了隐忧。”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员说,“随着‘放管服’改革的深化,为了优化营商环境,‘园林绿化方案审批(审查)章’和‘园林绿化工程竣工备案章’这两枚‘绿色图章’被取消了,新建小区的绿化设计方案无需园林部门审核。一些开发商将四季常青的树木栽种在居民采光窗前,还有一些开发商种植树木距离墙体过近,未来都可能会出现挡光、歪斜、挤压墙体等问题,不但增加了后期维护成本,还为未来的基层园林管护留下隐患。”

解题

市民诉求“一窗受理”“一管到底”

市政协常委、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建筑系教授邓庆尧表示,帮助市民解决“绿色的烦恼”需要解决统一管理难、部门协调难的问题。“这就需要各部门制定更精细化的流程和方案,让部门之间的沟通更顺畅。无论城市绿化管理涉及的部门有多少,对居民的诉求应该统一窗口,一管到底。”他说。

邓庆尧建议,区(市)两级城市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与街道办事处应加强沟通,尽快建立有效的内部协调机制。此外,接到市民投诉的部门要切实落实首问负责制,做到“一管到底”,把市民的投诉信息更多地在系统内部流转,而不是指挥市民辗转多部门去反映问题。具体负责解决问题的基层管理单位不仅要在初期对市民的诉求及时回应,在办理过程中,也要主动与市民联系,及时告知事情办理进度,让市民安心放心。

就如何破解新建小区绿化规划隐忧问题,市人大代表、青岛新都市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山东省工程勘察设计大师李成基表示,放管服不等于监管缺位,建议市城市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关口前移”,依据管理条例严把新建居住区园林绿化规划设计监管这一关,为小区绿化“治未病”。“相关职能部门可以自己组织或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对园林绿化设计开展审图,从源头上把控居住区绿地率指标和规划建设标准,依据相关标准、导则对建设项目的绿地率、植物配置及与市政道路绿化景观布局的合理性等进行审查。施工过程中要加强绿化工程建设监督,确保设计意图有效落地,避免随意改变。在竣工验收环节,相关职能部门要严格把关,在绿地率和绿化工程品质上下功夫,对不按规划进行绿化建设的、绿地率不达标的不予验收通过。”他建议。

设立绿化专项资金

赋能基层绿化养护

“在对城市绿化工程的资金支持上,相关部门必须首先改正‘重建设,轻养护’的错误认识。‘三分种植,七分养护’,绿化种植完成后,绿化效果的体现完全靠后期的养护与资金投入,各区市和街道办事处能用于绿化的经费非常有限,小区树木难以获得精细化、专业化的管理,不仅达不到预期的景观效果和生态效益,还会给周围居民带来‘绿色的烦恼’。”邓庆尧说,

“社区绿化养护管理责任在基层,但资金支持不能全靠基层,我市应该尽快设立城市绿化基层养护专项资金,专门用于群众反映强烈,但街道办事处没有能力处理的‘问题树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让各区(市)专业的园林绿化人员和设备下沉到基层,为基层绿化管理与养护工作赋能。”

还有业内人士建议,我市应学习上海市的先进经验,解决社区绿化管理专业人员缺乏、绿化管理薄弱的专业难题。据悉,上海市2020年在街道(镇)试点建立社区园艺师制度,甄选从事园林绿化工作5年以上的专业技术人员每周到社区提供专业指导,在社区绿地日常养护、绿地微调整、群众绿化方面给出专业性意见,有效解决了基层绿化养护的专业难题。

记者从市园林和林业局获悉,我市的社区园艺师制度也将在近期试点,为城市绿化专业管理下沉到社区提供技术保障和指导服务。

话题辣评

本期辣评嘉宾: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 贾西津

“绿色的烦恼”,看似是大树与居民生活之间的“小矛盾”,实际上反映了城市治理中的“大问题”,涉及到城市绿化的整体规划、责任划分、城市管理多元利弊如何协调治理、如何产生更好的社区治理模式等多方面的问题。

城市绿化的多头管理模式实行了属地化、专业化分工,但在实践中可能造成职能部门职责边界不清、居民遇到问题不知道找谁、接到投诉信息的部门相互推诿等问题。

城市绿化管理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造成的“绿色的烦恼”实实在在。破解群众办事难必须从制度上寻求长效解决方案。职能部门面向市民的诉求,需要一个非常简单的窗口,像“傻瓜相机”一样,不需要让居民识别谁来负责,而是由职能部门内部进行协调。这种设置的背后其实是政府职能的转变,即从简单的行政区块划分,以政府管理区块为主体,转变为以市民服务的需求为主体。

在基层治理上,大量行政事务性工作重心下移,让街道和社区应接不暇、应接不顺。政府应该提供更多指导性的意见,进行专业知识、经验信息的共享,让基层前期规划的时候可以寻求到指导。此外,可以学习成都、宁波等城市,通过民间组织发展参与式治理模式,加强自身的公共服务职能。

本版文/图 邱 正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