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观海新闻客户端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观海快评 | 虎豹之后是象群,人兽冲突如何解?

2021-05-30 21:56 青岛日报社 / 观海新闻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 评论员 王学义

原本栖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群野生亚洲象,近日一路北迁,经普洱市墨江县、玉溪市元江县、红河州石屏县后抵达玉溪市峨山县。目前,这群15头野象离昆明市晋宁区已不到50公里,离昆明城区仅约100公里。

继黑龙江的野生东北虎闯入村庄、浙江杭州的金钱豹外逃之后,云南的野生亚洲象又成为舆论焦点。有人觉得大象很萌,有人说“象群是不是跟完达山一号(东北虎)约好了啊,要不为什么一路向北呢”……关于野生象群的好奇和戏谑充斥着网络。

动物园里的大象,隔着围栏看来的确很萌。在小朋友的卡通书中,“如果大象来家中做客会怎么样”也是议题之一。然而,在谈论野生大象北上这一事件时,首先要明确:这绝不是什么很好玩的事情,野生大象也不是萌宠,而是实实在在的猛兽,它们很可能会危害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认真看一下此次野生象群所造成的危害吧。2020年12月,这一象群首次造访普洱市墨江县。2021年4月,它们北上进入玉溪市元江县觅食,并于5月24日晚进入峨山县地界。当前媒体报道称,在北上的40多天的时间里,该象群在元江县、石屏县共肇事412起,直接破坏农作物达842亩,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680万元,严重影响了当地民众的正常生活。虽然这一象群近期并未造成人员伤亡,但整体来看,野生大象致人伤亡事件频发。在云南省普洱澜沧县发展河乡,从2014年5月起每年都有村民被亚洲象攻击致死,“既有小孩,也有老人;既有男人,也有女人”。


此次象群北上的原因尚未有定论,专家推测是在寻找新栖息地,加之带头母象首领判断错了方向,导致迷路。换言之,具有一定偶然因素。但整体看,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象从森林中走出来,在农田、村庄和乡镇边缘,发生多起伤人事件。

不可否认,“人象冲突”已日渐突出。分析其背后原因,一方面,是云南亚洲象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繁殖几乎不受天敌约束,在法律保护下,当地人也几乎不再伤害大象,大象种群数量逐步增长,一旦数量超出栖息地容纳范围,就会扩散;另一方面,则是作为亚洲象主要栖息地的普洱、西双版纳地区,当地橡胶和茶叶种植面积不断扩大,天然林面积不断减少,对野生亚洲象的生存产生了直接的影响。聪明的大象发现人类不再伤害他们,就敢于到农田、村庄乃至城市觅食。

此次象群北上的剧情将如何发展,目前仍不得而知。眼下需要做的是,保护好周围民众的生命安全,民众也要有风险意识,不要盲目围观。亚洲象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在中国仅有约300头。对它们,应该继续保护下去,要保护森林资源,呵护它们的生活环境,少一点“与象争利”。在自然保护区交界地带,也应为相关村庄建立健全安全保护设施,比如修建安全防护栏等。此外,对于象群所造成的损失,相关部门也应尽快予以弥补,不能让老百姓望眼欲穿。

值得欣慰的是,在舆论聚焦之下,相关部门已明确表示,此次象群北上所造成的损失将有政府和保险公司承担。这是有法可依的,也值得更多地方借鉴。而且,只有为民众的财产损失做好兜底,才能真正保护好野生动物。否则,恐只会沦为表面文章,让民众伤了心,动物也难免会受伤。

责任编辑/王学义


0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 评论员 王学义

原本栖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群野生亚洲象,近日一路北迁,经普洱市墨江县、玉溪市元江县、红河州石屏县后抵达玉溪市峨山县。目前,这群15头野象离昆明市晋宁区已不到50公里,离昆明城区仅约100公里。

继黑龙江的野生东北虎闯入村庄、浙江杭州的金钱豹外逃之后,云南的野生亚洲象又成为舆论焦点。有人觉得大象很萌,有人说“象群是不是跟完达山一号(东北虎)约好了啊,要不为什么一路向北呢”……关于野生象群的好奇和戏谑充斥着网络。

动物园里的大象,隔着围栏看来的确很萌。在小朋友的卡通书中,“如果大象来家中做客会怎么样”也是议题之一。然而,在谈论野生大象北上这一事件时,首先要明确:这绝不是什么很好玩的事情,野生大象也不是萌宠,而是实实在在的猛兽,它们很可能会危害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认真看一下此次野生象群所造成的危害吧。2020年12月,这一象群首次造访普洱市墨江县。2021年4月,它们北上进入玉溪市元江县觅食,并于5月24日晚进入峨山县地界。当前媒体报道称,在北上的40多天的时间里,该象群在元江县、石屏县共肇事412起,直接破坏农作物达842亩,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680万元,严重影响了当地民众的正常生活。虽然这一象群近期并未造成人员伤亡,但整体来看,野生大象致人伤亡事件频发。在云南省普洱澜沧县发展河乡,从2014年5月起每年都有村民被亚洲象攻击致死,“既有小孩,也有老人;既有男人,也有女人”。


此次象群北上的原因尚未有定论,专家推测是在寻找新栖息地,加之带头母象首领判断错了方向,导致迷路。换言之,具有一定偶然因素。但整体看,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象从森林中走出来,在农田、村庄和乡镇边缘,发生多起伤人事件。

不可否认,“人象冲突”已日渐突出。分析其背后原因,一方面,是云南亚洲象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繁殖几乎不受天敌约束,在法律保护下,当地人也几乎不再伤害大象,大象种群数量逐步增长,一旦数量超出栖息地容纳范围,就会扩散;另一方面,则是作为亚洲象主要栖息地的普洱、西双版纳地区,当地橡胶和茶叶种植面积不断扩大,天然林面积不断减少,对野生亚洲象的生存产生了直接的影响。聪明的大象发现人类不再伤害他们,就敢于到农田、村庄乃至城市觅食。

此次象群北上的剧情将如何发展,目前仍不得而知。眼下需要做的是,保护好周围民众的生命安全,民众也要有风险意识,不要盲目围观。亚洲象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在中国仅有约300头。对它们,应该继续保护下去,要保护森林资源,呵护它们的生活环境,少一点“与象争利”。在自然保护区交界地带,也应为相关村庄建立健全安全保护设施,比如修建安全防护栏等。此外,对于象群所造成的损失,相关部门也应尽快予以弥补,不能让老百姓望眼欲穿。

值得欣慰的是,在舆论聚焦之下,相关部门已明确表示,此次象群北上所造成的损失将有政府和保险公司承担。这是有法可依的,也值得更多地方借鉴。而且,只有为民众的财产损失做好兜底,才能真正保护好野生动物。否则,恐只会沦为表面文章,让民众伤了心,动物也难免会受伤。

责任编辑/王学义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