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观海新闻客户端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曝光台 | 实地探访青岛景区景点和窗口单位—— 旅游旺季 痼疾仍存

©原创 2020-08-25 10:15

青岛正值旅游旺季,各地游客纷至沓来。近期,在本报舆论监督热线中,关于旅游的相关投诉明显增多,涉及旅游行程“缩水”、景区管理秩序混乱、出租车肆意揽客等。

根据市民和游客提供的线索,上周,本报记者分成4组,实地探访了部分旅游热点区域。记者发现,这些频频被市民游客“吐槽”的问题并非新鲜事,而是困扰青岛旅游多年的痼疾。因为它们的存在,直接影响了游客的游玩体验,降低了岛城旅游的美誉度。

广大市民和游客如发现青岛旅游中存在的问题,可以继续拨打本报热线电话82933327或登录邮箱qdrbyljdb@163.com反映,本报将选择刊发,并转交给相关部门整改。

探访1

推销人员的承诺天花乱坠,乘船游客体验后连呼“不值”——

海上观光景点“缩水”

栈桥景区的海上观光问题由来已久,相关部门也多次进行过整治。然而,近日仍有多位市民和游客向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此事。“承诺的是坐游艇出海,海上观光半小时,结果,没看什么景点就回来了。”一位济南籍游客如是说。

游客在游艇上乘坐无序,救生衣被扔到一旁。

8月22日,记者来到栈桥景区。在太平路上,记者被三组游艇推销人员轮番搭讪,他们在推销同一种游艇产品,价格却不一样。其中一位推销人员说:“全程一小时,海上观光30分钟,经过沿海12个景点,最远可到第一海水浴场附近。海上的景色很好,看一次想一次,保准玩得满意。”经过讨价还价,记者与其中一位推销人员达成一致,支付了30元。

当记者要求开具船票时,该推销人员给出一张红色票据,上面手写着乘船时间、人数和金额。随后,他便安排一名男子带领记者和另外三名乘客前去乘坐大巴。

在太平路与郯城路路口附近,这名男子将记者一行四人“倒给”另外一名男子。在查看并收回红色票据后,男子将记者一行领到了一辆停放在山东国际贸易大厦西南角空地的大巴车上。车上只有一个空位。车上的一位工作人员拿出三个马扎让后来者落座。

大巴车出发,开到了西陵峡路一处游艇码头,游客下车上船。游艇上同样是人多座位少,后来者只能在船尾中心的机舱盖上“凑合”一下。

在提醒乘客穿好救生衣后,11时25分,游艇开始向外行驶。行驶了十几分钟后,记者注意到,仍有不少游客没有穿好救生衣,还有游客抱怨救生衣卡扣缺失、破损。船上的秩序有些混乱,肆意穿行者有,违规站在船舷位置拍照者也有,却没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11时45分,游艇到达莱阳路正对的外海位置,船上广播开始提醒即将返航。对此,不少游客表示疑惑。

“买票时不是说到鲁迅公园吗?鲁迅公园在哪儿?”身旁的一位游客问记者。

“这里离着有些远,你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那就是鲁迅公园。”记者比划了起来。

这位游客眯着眼看了一阵子才确定了鲁迅公园的位置,他自言自语地说;“隔着这么远,怎么能算到过鲁迅公园?”

12时,游艇返程进港,观光结束。游客们对这趟海上之旅并不买账。“虽然确实在海上‘漂了’30多分钟,但行程匆忙,观光景点‘缩水’。”“哪有12个景点?不值!”“一个人一个价格,谁能砍价谁就省钱!”游客们一边摇头一边议论纷纷。

探访2

进场前,商贩无序售卖商品;出场后,拉客车辆随意加价——

进出方特“障碍”重重

方特梦幻王国是位于红岛的一处游乐场所,旅游旺季,热闹非凡。然而,在乐园大门口外,游商浮贩无序售卖商品、拉客车辆随意加价,让市民和游客的心情大打折扣。

在停车场入口处,几位游客正在购买商贩兜售的商品。

近日,记者驱车前往方特梦幻王国实地探访。临近乐园入口处时,记者看到路边三五人一组沿街站立,手里拿着雨衣,一见到减速的车辆,就迅速冲上前与司机搭话。当记者降低车速时,几位男士走过来,前头的男士示意记者打开车窗,后面的几位男士跟随而来,堵住了车辆前行的道路。

“到方特吗?进水乐园需要雨衣,40元一套。”前头的男士跟记者推销着雨衣。

“雨衣40元,有些贵,不要了。”记者摆了摆手,找准时机驾车离开。

停车场同样有不少游商浮贩,他们一看到下车的游客,就快步迎上前,或是推销雨衣,或是兜售进场票。在乐园里,记者看到多位手持未开封雨衣的游客,攀谈后得知,他们是在游商浮贩的游说之下临时决定购买的,单价在15-40元不等。

王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她以每件20元的价格分别给自己和女儿买了雨衣,结果入场后发现只有“逃离恐龙岛”项目需要使用雨衣,可女儿的身高不满1.4米,根本不能体验该项目。“买雨衣的时候,商贩从头到尾没说过身高1.4米的事情,只是一个劲地说不穿雨衣不能玩。”王女士说到这里有些气愤。

记者在“逃离恐龙岛”项目入场处了解到,体验该项目可以现场租赁雨衣,每件20元。

进场时,市民和游客被游商浮贩“围堵”;出场时,又被出租车拉客人员打扰。当日21时,方特梦幻王国闭园,记者跟随游客走出乐园时,揽客声此起彼伏。“北站!北站!可以换地铁!”“市南!市南!差两位!”“有没有去台东的?马上走!”不同于正规的打表计价,这里高声揽客的车辆几乎都是以人头为单位的一口价。

记者咨询得知,到李沧区青岛北站的价格为一人20-25元,到城阳区正阳中路和市南区第一海水浴场的价格多为一人40-45元。按照一车4名乘客计算,单车价格几乎是正常营运价格的一倍。

探访3

“网约车”停车场“线下”揽客,随口喊价能打真车票——

流亭机场“黑车”揽客

流亭国际机场是青岛的重要形象窗口。近日,有市民通过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在机场停车场中,“黑车”揽客行为依然存在。这些“黑车”司机不打表运营、随意加价,部分车辆甚至能打出正规的出租车票。

一别克商务车司机正在机场揽客。

根据市民提供的线索,8月下旬记者以乘客身份进行实地探访。当日16时许,记者拖着行李箱从国内到达2号出口走出航站楼,前往对面停车场。半路上,一位中年男子上前搭讪。

“去哪儿?我这里有车,既方便又便宜。”中年男子说道。“我要找正规营运车,你的车能打表打票吧?”记者问。“我们都是正规营运车,不用打表,价格可以商量。”中年男子小声答道。

记者继续前行了10多米,身旁一辆银灰色别克商务车响起喇叭,驾驶员从车窗伸出头,招呼记者上车。“我要去四流中路44号的工商银行,大约在靠近金水路路口的位置。”当记者说出目的地时,别克商务车驾驶员随即报价:100元。

“价格太高了!”记者正欲前行,一辆黑色轿车驾驶员喊住了记者,并报出了80元的价格。记者刚想搭话,别克商务车跟了上来,挡在记者与黑色轿车之间。“我这个是商务车,宽敞、舒服,上车马上就走。”驾驶员同时把价格从100元降到70元,表示还可以打车票。记者感觉价格合适就选择了这辆车。

“我是正规网约车,刚送完客人,回去捎着你,所以线下价格就便宜一些。”驾驶员启动车不久后就聊了起来,“从机场到你要去的地方,大约20公里,跨了城阳、李沧、市北3个区,如果在机场打出租车,至少需要100元车费,我这个商务车正常价格要120元。”记者此前通过手机电子地图查询了解到,机场至四流中路44号的距离仅为13.7公里。

大约30分钟后,别克商务车沿重庆北路、四流北路到达目的地四流中路44号。记者付清70元车费,提出需要车票报销。“你报销?我可以给你多打一点。”驾驶员从副驾驶储物柜里拿出一个打印车票的小方盒,按了几下,当场打印出一张93元的车票。

记者留意到,这张车票是正规出租车票,但车票显示的车牌号为另一个车号,与该车车牌号不符,行驶距离为30.5公里。

探访4

车辆违停附近居民喊苦,旅游集散中心运营不畅——

景区周边大巴“添堵”

一到旅游旺季,众多旅游大巴涌入前海一线,直接影响正常的道路交通秩序。为此,2012年5月起,我市实行“前海一线旅游旺季大巴限行政策”,有效缓解了旅游旺季前海一线的交通拥堵状况。然而,近日不少市民致电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仍有部分旅游大巴“藏身”前海景区周边道路,给周边居民和游客带来了困扰。

旅游大巴车停在湖南路禁止停车标志旁上下客。

近日,记者来到西部老城区探访。记者在中山路、湖南路交界处看到,一辆鲁C牌照的旅游大巴车正停在禁停标志旁下客。前方不远,另一辆鲁C牌照的旅游大巴车停在路边,等待乘客归来。因为这两辆“巨无霸”占路,湖南路通行效率严重下降,包括记者所乘坐车辆在内的5辆小车被堵在路口近6分钟。

下客结束后,鲁C牌照的旅游大巴车开始绕行:从湖南路到中山路,从曲阜路到德县路,两辆旅游大巴车缓慢行驶,但因临近景区,车多人多,旅游大巴车在多个路口都引起交通拥堵。

居民徐先生告诉记者,除湖南路外,安徽路、日照路、莒县路等路段也存在旅游大巴车乱停乱放的现象。“这些旅游大巴驾驶员非常有经验,遇到交警现场执法,就先驾车离开,在周围绕上几圈,等交警离开后,又开回来。”徐先生说。

驾驶员为什么不将旅游大巴车停到正规的停车场?一名聊城旅游大巴车驾驶员告诉记者:“正规停车场距离景区有一定距离,开过去十分麻烦,还不一定有停车位置。如果我们把游客送到景区后,再赶到正规停车场,很有可能车还没停稳就要往回跑。如果遇上堵车,就会耽误时间,白白遭了埋怨。”

据了解,我市有关部门此前曾经投资建设了多个旅游集散中心,不仅可供旅游大巴停泊,还能为游客提供换乘、接驳、代购景区门票等服务。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旅游集散中心的运营状况并不理想,旅游大巴车驾驶员对其并不了解。

位于青岛汽车东站的旅游集散中心就是重点规划建设的一处旅游集散中心。记者近日探访时发现,中心里面停放的基本是青岛本地车辆,几乎找不到外地旅游大巴车。记者咨询是否有前往崂山的旅游接驳车,工作人员回复:“原本每天有一趟开往北九水的旅游大巴车,但现在已经停止营运。如果游客想去崂山风景区,只能到汽车东站门口坐公交车前往。”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邱 正

记者点评

根治痼疾需有持久之功

作为全国闻名的旅游城市,在青岛,影响市民和游客体验的问题都应该得到足够重视,并想方设法予以根除。

仔细梳理记者探访中发现的问题,无论是机场内“黑出租”违规载客、景区周边旅游大巴车乱停乱放,还是海上观光景点“缩水”、方特乐园门口秩序混乱,其实都不是新问题,此前市民和游客多有投诉,“吐槽”频频。为此,相关部门也发动了多轮的集中整治,但总是陷入“整治-回潮-再整治-再回潮”的怪圈。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窘迫的状况?集中整治浅尝辄止,日常管理没有持之以恒是重要的原因。对症下药,根治旅游痼疾,需要我们树立坚定信念,既要打好集中治理的“攻坚战”,更要打好巩固成效的“持久战”。具体措施上,则要堵疏结合,多措并举。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一日胜,日日胜”,才能根治旅游痼疾,彻底提升旅游体验。

0

青岛正值旅游旺季,各地游客纷至沓来。近期,在本报舆论监督热线中,关于旅游的相关投诉明显增多,涉及旅游行程“缩水”、景区管理秩序混乱、出租车肆意揽客等。

根据市民和游客提供的线索,上周,本报记者分成4组,实地探访了部分旅游热点区域。记者发现,这些频频被市民游客“吐槽”的问题并非新鲜事,而是困扰青岛旅游多年的痼疾。因为它们的存在,直接影响了游客的游玩体验,降低了岛城旅游的美誉度。

广大市民和游客如发现青岛旅游中存在的问题,可以继续拨打本报热线电话82933327或登录邮箱qdrbyljdb@163.com反映,本报将选择刊发,并转交给相关部门整改。

探访1

推销人员的承诺天花乱坠,乘船游客体验后连呼“不值”——

海上观光景点“缩水”

栈桥景区的海上观光问题由来已久,相关部门也多次进行过整治。然而,近日仍有多位市民和游客向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此事。“承诺的是坐游艇出海,海上观光半小时,结果,没看什么景点就回来了。”一位济南籍游客如是说。

游客在游艇上乘坐无序,救生衣被扔到一旁。

8月22日,记者来到栈桥景区。在太平路上,记者被三组游艇推销人员轮番搭讪,他们在推销同一种游艇产品,价格却不一样。其中一位推销人员说:“全程一小时,海上观光30分钟,经过沿海12个景点,最远可到第一海水浴场附近。海上的景色很好,看一次想一次,保准玩得满意。”经过讨价还价,记者与其中一位推销人员达成一致,支付了30元。

当记者要求开具船票时,该推销人员给出一张红色票据,上面手写着乘船时间、人数和金额。随后,他便安排一名男子带领记者和另外三名乘客前去乘坐大巴。

在太平路与郯城路路口附近,这名男子将记者一行四人“倒给”另外一名男子。在查看并收回红色票据后,男子将记者一行领到了一辆停放在山东国际贸易大厦西南角空地的大巴车上。车上只有一个空位。车上的一位工作人员拿出三个马扎让后来者落座。

大巴车出发,开到了西陵峡路一处游艇码头,游客下车上船。游艇上同样是人多座位少,后来者只能在船尾中心的机舱盖上“凑合”一下。

在提醒乘客穿好救生衣后,11时25分,游艇开始向外行驶。行驶了十几分钟后,记者注意到,仍有不少游客没有穿好救生衣,还有游客抱怨救生衣卡扣缺失、破损。船上的秩序有些混乱,肆意穿行者有,违规站在船舷位置拍照者也有,却没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11时45分,游艇到达莱阳路正对的外海位置,船上广播开始提醒即将返航。对此,不少游客表示疑惑。

“买票时不是说到鲁迅公园吗?鲁迅公园在哪儿?”身旁的一位游客问记者。

“这里离着有些远,你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那就是鲁迅公园。”记者比划了起来。

这位游客眯着眼看了一阵子才确定了鲁迅公园的位置,他自言自语地说;“隔着这么远,怎么能算到过鲁迅公园?”

12时,游艇返程进港,观光结束。游客们对这趟海上之旅并不买账。“虽然确实在海上‘漂了’30多分钟,但行程匆忙,观光景点‘缩水’。”“哪有12个景点?不值!”“一个人一个价格,谁能砍价谁就省钱!”游客们一边摇头一边议论纷纷。

探访2

进场前,商贩无序售卖商品;出场后,拉客车辆随意加价——

进出方特“障碍”重重

方特梦幻王国是位于红岛的一处游乐场所,旅游旺季,热闹非凡。然而,在乐园大门口外,游商浮贩无序售卖商品、拉客车辆随意加价,让市民和游客的心情大打折扣。

在停车场入口处,几位游客正在购买商贩兜售的商品。

近日,记者驱车前往方特梦幻王国实地探访。临近乐园入口处时,记者看到路边三五人一组沿街站立,手里拿着雨衣,一见到减速的车辆,就迅速冲上前与司机搭话。当记者降低车速时,几位男士走过来,前头的男士示意记者打开车窗,后面的几位男士跟随而来,堵住了车辆前行的道路。

“到方特吗?进水乐园需要雨衣,40元一套。”前头的男士跟记者推销着雨衣。

“雨衣40元,有些贵,不要了。”记者摆了摆手,找准时机驾车离开。

停车场同样有不少游商浮贩,他们一看到下车的游客,就快步迎上前,或是推销雨衣,或是兜售进场票。在乐园里,记者看到多位手持未开封雨衣的游客,攀谈后得知,他们是在游商浮贩的游说之下临时决定购买的,单价在15-40元不等。

王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她以每件20元的价格分别给自己和女儿买了雨衣,结果入场后发现只有“逃离恐龙岛”项目需要使用雨衣,可女儿的身高不满1.4米,根本不能体验该项目。“买雨衣的时候,商贩从头到尾没说过身高1.4米的事情,只是一个劲地说不穿雨衣不能玩。”王女士说到这里有些气愤。

记者在“逃离恐龙岛”项目入场处了解到,体验该项目可以现场租赁雨衣,每件20元。

进场时,市民和游客被游商浮贩“围堵”;出场时,又被出租车拉客人员打扰。当日21时,方特梦幻王国闭园,记者跟随游客走出乐园时,揽客声此起彼伏。“北站!北站!可以换地铁!”“市南!市南!差两位!”“有没有去台东的?马上走!”不同于正规的打表计价,这里高声揽客的车辆几乎都是以人头为单位的一口价。

记者咨询得知,到李沧区青岛北站的价格为一人20-25元,到城阳区正阳中路和市南区第一海水浴场的价格多为一人40-45元。按照一车4名乘客计算,单车价格几乎是正常营运价格的一倍。

探访3

“网约车”停车场“线下”揽客,随口喊价能打真车票——

流亭机场“黑车”揽客

流亭国际机场是青岛的重要形象窗口。近日,有市民通过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在机场停车场中,“黑车”揽客行为依然存在。这些“黑车”司机不打表运营、随意加价,部分车辆甚至能打出正规的出租车票。

一别克商务车司机正在机场揽客。

根据市民提供的线索,8月下旬记者以乘客身份进行实地探访。当日16时许,记者拖着行李箱从国内到达2号出口走出航站楼,前往对面停车场。半路上,一位中年男子上前搭讪。

“去哪儿?我这里有车,既方便又便宜。”中年男子说道。“我要找正规营运车,你的车能打表打票吧?”记者问。“我们都是正规营运车,不用打表,价格可以商量。”中年男子小声答道。

记者继续前行了10多米,身旁一辆银灰色别克商务车响起喇叭,驾驶员从车窗伸出头,招呼记者上车。“我要去四流中路44号的工商银行,大约在靠近金水路路口的位置。”当记者说出目的地时,别克商务车驾驶员随即报价:100元。

“价格太高了!”记者正欲前行,一辆黑色轿车驾驶员喊住了记者,并报出了80元的价格。记者刚想搭话,别克商务车跟了上来,挡在记者与黑色轿车之间。“我这个是商务车,宽敞、舒服,上车马上就走。”驾驶员同时把价格从100元降到70元,表示还可以打车票。记者感觉价格合适就选择了这辆车。

“我是正规网约车,刚送完客人,回去捎着你,所以线下价格就便宜一些。”驾驶员启动车不久后就聊了起来,“从机场到你要去的地方,大约20公里,跨了城阳、李沧、市北3个区,如果在机场打出租车,至少需要100元车费,我这个商务车正常价格要120元。”记者此前通过手机电子地图查询了解到,机场至四流中路44号的距离仅为13.7公里。

大约30分钟后,别克商务车沿重庆北路、四流北路到达目的地四流中路44号。记者付清70元车费,提出需要车票报销。“你报销?我可以给你多打一点。”驾驶员从副驾驶储物柜里拿出一个打印车票的小方盒,按了几下,当场打印出一张93元的车票。

记者留意到,这张车票是正规出租车票,但车票显示的车牌号为另一个车号,与该车车牌号不符,行驶距离为30.5公里。

探访4

车辆违停附近居民喊苦,旅游集散中心运营不畅——

景区周边大巴“添堵”

一到旅游旺季,众多旅游大巴涌入前海一线,直接影响正常的道路交通秩序。为此,2012年5月起,我市实行“前海一线旅游旺季大巴限行政策”,有效缓解了旅游旺季前海一线的交通拥堵状况。然而,近日不少市民致电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仍有部分旅游大巴“藏身”前海景区周边道路,给周边居民和游客带来了困扰。

旅游大巴车停在湖南路禁止停车标志旁上下客。

近日,记者来到西部老城区探访。记者在中山路、湖南路交界处看到,一辆鲁C牌照的旅游大巴车正停在禁停标志旁下客。前方不远,另一辆鲁C牌照的旅游大巴车停在路边,等待乘客归来。因为这两辆“巨无霸”占路,湖南路通行效率严重下降,包括记者所乘坐车辆在内的5辆小车被堵在路口近6分钟。

下客结束后,鲁C牌照的旅游大巴车开始绕行:从湖南路到中山路,从曲阜路到德县路,两辆旅游大巴车缓慢行驶,但因临近景区,车多人多,旅游大巴车在多个路口都引起交通拥堵。

居民徐先生告诉记者,除湖南路外,安徽路、日照路、莒县路等路段也存在旅游大巴车乱停乱放的现象。“这些旅游大巴驾驶员非常有经验,遇到交警现场执法,就先驾车离开,在周围绕上几圈,等交警离开后,又开回来。”徐先生说。

驾驶员为什么不将旅游大巴车停到正规的停车场?一名聊城旅游大巴车驾驶员告诉记者:“正规停车场距离景区有一定距离,开过去十分麻烦,还不一定有停车位置。如果我们把游客送到景区后,再赶到正规停车场,很有可能车还没停稳就要往回跑。如果遇上堵车,就会耽误时间,白白遭了埋怨。”

据了解,我市有关部门此前曾经投资建设了多个旅游集散中心,不仅可供旅游大巴停泊,还能为游客提供换乘、接驳、代购景区门票等服务。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旅游集散中心的运营状况并不理想,旅游大巴车驾驶员对其并不了解。

位于青岛汽车东站的旅游集散中心就是重点规划建设的一处旅游集散中心。记者近日探访时发现,中心里面停放的基本是青岛本地车辆,几乎找不到外地旅游大巴车。记者咨询是否有前往崂山的旅游接驳车,工作人员回复:“原本每天有一趟开往北九水的旅游大巴车,但现在已经停止营运。如果游客想去崂山风景区,只能到汽车东站门口坐公交车前往。”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邱 正

记者点评

根治痼疾需有持久之功

作为全国闻名的旅游城市,在青岛,影响市民和游客体验的问题都应该得到足够重视,并想方设法予以根除。

仔细梳理记者探访中发现的问题,无论是机场内“黑出租”违规载客、景区周边旅游大巴车乱停乱放,还是海上观光景点“缩水”、方特乐园门口秩序混乱,其实都不是新问题,此前市民和游客多有投诉,“吐槽”频频。为此,相关部门也发动了多轮的集中整治,但总是陷入“整治-回潮-再整治-再回潮”的怪圈。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窘迫的状况?集中整治浅尝辄止,日常管理没有持之以恒是重要的原因。对症下药,根治旅游痼疾,需要我们树立坚定信念,既要打好集中治理的“攻坚战”,更要打好巩固成效的“持久战”。具体措施上,则要堵疏结合,多措并举。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一日胜,日日胜”,才能根治旅游痼疾,彻底提升旅游体验。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